24小时热线:13824167720
欢迎光临忠实通国际物流有限公司官网!

脸书推广报价:所有的朋友关注了这个网站

时间:2022-09-02 18:11:42 来源: 点击:208

住在扎克伯格隔壁寝室的一位同性恋学生非常开心,因为在被关注的 个小时内他的相片就在Facemash上排名为最吸引人的男生。当然,他也让自己 所有的朋友关注了这个网站,那些学生也开始登录网站。当扎克伯格晚上10 开完会回到房间时,他的手提电脑已经因为太多Facemash用户蜂拥而至而死机 了。但住在扎克伯格附近的同学并不是留意到Facemash的,两个女性团 ——拉丁美洲女子问题组织(Fuerza Latina)和哈佛黑人女子协会(Association of Harvard Black Women)的成员开始对他进行抗议。哈佛大学的计算机服务部 门很快行动起来,在当晚大约10点半左右关闭了扎克伯格的网站。到关闭时为止, 已经有450名学生访问了网站,对2.2万张相片进行了投票。

03.jpeg

随后,校内负责纪律惩戒的管理委员会将相关发起的学生全部召集起来, 除了扎克伯格外,还有那位把罗威尔宿舍局域网密码透露给他的学生、他的室 友比利•奥尔森(正如网上日志提到的,他提出了创意)以及曾助Facemash - 臂之力的大三学生乔•格林,他所住的套间与扎克伯格的只隔着一道防火门。由 于Facemash网站的操作在安全性、版权和隐私方面违反了校方的行为准则,管 理委员会宣布对扎克伯格留校察看,并且要求他去咨询法律顾问,不过其他学 生并未受到处罚。假如扎克伯格在Facemash上保留农场动物的相片,他很可能 就不会这样轻易地逃脱惩罚了。他向妇女团体道歉,称自己只将这个项目视为 一项计算机学科的实验,完全没有想到会流传得如此之快。

格林的父亲是位大学教授,他来看自己儿子的那天晚上正逢扎克伯格在搞 庆祝,欢庆自己没有因为Facemash受到较重的惩处。扎克伯格在外面买回了一 瓶唐培里侬香槟王(DomPerignon),兴高釆烈地和柯克兰宿舍的左邻右里们分 享美酒。格林回忆道:“我父亲当时极力灌输给马克的观念是,这次事件确实性 质严重,差一点就要害得他停学了。可马克没把这放在心上。所以我父亲离开 时就认为我不应该再参与马克的项目了。”后来的事实证明这道禁令的代价相 当高。